專欄文章 - 一天聽一點


【一天聽一點#902】現在是最壞的時代嗎?

2020-07-30

歡迎來到《一天聽一點》,我們每週一到週五晚上7點準時為你更新,結合心理跟生活的真實運用,每天陪伴你進步一點點,如果你每天都想要有所進步的話,就請你一定要訂閱我們的頻道哦!

 

我邀請你試著回答一個問題哦,就是——你覺得現在這個時代,是趨於越來越和平,還是越來越暴力呢?

 

多數時候我們回答這種問題,都會從我們的直觀感受去做回答,可能你會覺得,哎呀,每天打開新聞這麼多的社會案件,然後國際新聞裡面也有很多很多的衝突、鬥爭,甚至於是種族屠殺、恐怖攻擊,所以你會覺得哦這個時代的攻擊跟暴力越來越多,然而事實上真的是如此嗎?

 

會引起我對於這個問題的反思,是因為我讀到了一本書,叫做《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暴力為什麼會減少?》(The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Why Violence Has Declined)他的作者呢是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他是一個很有名的心理學家、語言學家和科普作家,

 

他同時呢,也是美國國家科學院的院士,他的著作非常非常多哦,而且呢,它也是一個很有名的認知心理學家,所以他的很多書我都很喜歡,

 

然而他在這本書裡面討論的就是整個時代的變化,尤其是我們活在的今天,其實就客觀來看的話,暴力事件是大幅下降的,甚至於不客氣的說,我們活在的時代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和平的一個時代,這可能跟你的主觀感受完全不一樣哦,我們就先來看看哦它為什麼會有這些個想法供你做參考。

 

他說哦有幾個趨勢,大概有六個,可以說明「為什麼人類的環境,暴力在減少」?

 

第一個趨勢是哦「中央政治體制的建立」。其實在漫長的人類歷史長河裡,這種所謂的中央政體的國家組織,是最近這一兩百年才開始成立的,若還原到人類多數時候的原始採集部落,在那樣的環境底下,平均暴力的死亡率會高達15%~25%,

 

從有了中央政治體制的國家之後,平均暴力的死亡率驟降到只有5%,而這裡所謂的暴力死亡率是指每100個人死亡,有多少人是因為「暴力攻擊」而死的。

 

所以當人類的政治體制,從無政府過渡到有政府中央集權的政府形態的時候,暴力死亡率就下降到了原本大概是五分之一左右哦。

 

而第二個趨勢就是,因為文明的發展,人與人之間「暴力相向」的情況明顯變少。

 

其實你可以想一下,不管在中西文化,在過去的歷史長河裡,經常是有所謂「決鬥」這樣的一個狀況,甚至於在多數文化里也有所謂的「血債血償、以命償命」這樣的概念,所以在這樣的氛圍底下,因為比武或者是決鬥造成的暴力傷害,他不僅不是一種犯罪,還有可能在那個時代裡視為一種保護榮譽的象徵。

 

然而當我們的文明逐漸發展之後,這樣的狀況是不是也明顯地少很多?今天你跟任何人有糾紛,你應該不會抄起個什麼武器要跟他決鬥吧?最多就是上法院,然後由司法來斷定這裡面的是非曲直。

 

好那第三個趨勢呢,就是酷刑或者是死刑的狀態都在減少。我們先從酷刑的角度來看,無論是哪個文化體系,甚至於是我們中華文明裡面,在過去都還有「凌遲」這種慘無人道的酷刑,那更不要說其他更難以想象,或者是連說都會覺得難過的這個狀態。

 

那在中古世紀呢,也有所謂的「火刑、燒女巫」這樣的一個情況,那更不要說到了近代,其實有很多國家已經逐步地去廢除死刑這樣的一個制度,所以當這個環境特別是啟蒙運動之後,提出了人道主義,一直發展到現在。

 

從這個角度來看,的確,所謂的暴力狀況也是在減少的。

 

而第四個趨勢,就是大國之間的戰爭的數量,和他們戰爭之間造成的破壞跟影響的擴及面都是在降低的。

 

這裡呢,就有一個很有趣的部分,他有幾個數字零來點出,人類的暴力是逐漸在降低的,尤其是在兩次世界大戰之後,他說:

「在兩次世界大戰之後人類使用核武器的次數是零,而在冷戰當中敵對國,直接交火的次數也是零。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大國的交戰次數是零,發達國家去征服其他國家擴張的領土也是零,所以從整個二十世紀來看,無論是戰爭的數量還是量級都在降低。」

 

這裡面的原因很多,然而其中我最有感的就是其實所謂的「戰爭形態」,從過去的「拚性命」的這種熱戰爭,慢慢地變成是一種商業上的、文化上的、比較軟性的戰爭,而且或許是因為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誕生,像是核武的誕生,大家反而意識到一件事——「一但我動用這個武器,那就沒有所謂的贏家,大家會一起被滅亡」,那去發動這樣的戰爭我完全沒有好處,那我為什麼要發動呢?

 

所以在這裡就談到了第五個趨勢,第五個趨勢是史蒂芬·平克說在冷戰結束之後,全世界範圍內的各式武裝衝突其實都在下降,剛剛說的核武大家因為它太強大了,所以沒有人敢用。

 

這裡就有一個吊詭了,因為武器太強大導致沒有人敢用,也因為這樣的一個邏輯導致和平的發生,雖然你會覺得他有一點點是恐怖平衡,可是這其實跟我們東方的智慧「物極必反」,其實是有一點得到呼應性的哦。

 

而接下來第六個趨勢就叫做「權力革命」,其實從二十世紀後半葉以來,不管是維護人權、女權、兒童權利、動物權利,這些運動都在全球的範圍裡面被推動,所以呢,在我們日常生活當中,很多暴力幾乎是慢慢地消失不見。

 

比如說吧,很多人在成長的經驗,特別是我這一輩人都可能經驗過什麼叫做「被吊起來打」,或者在學校裡面因為成績不好被老師拿棍子猛打的這種經驗,可是你知道嗎?如果同樣的部分在家庭裡面被吊起來,打在學校裡面被猛揍一頓,這個在現在來說就是明顯的暴力事件、就是家暴,是不被容許的,

 

可是如果回到不用太久的過去,約莫就是三十年、四十年前,這是一個稀鬆平常的事情啊!

 

所以從這六個角度來看,的確人類的此刻,是從有人類文明以來最和平的一段時間,可是為什麼我們完全沒有這樣的感受呢?

 

其實哦,作者他也點出了幾個部分,我們為什麼會沒有這樣的感受,他提出了三個方向來解釋這件事情:

 

第一個方向就是,「我們的內在預設、我們的心理預設,讓我們相信自己生活在暴力的時代」。

 

其實啊,人就是一個認知的存在,而史蒂芬平克他本身是一個認知心理學家,所以他自然很清楚知道這件事,你看我們每天打開電視,不管是國內新聞和國外新聞,我們是不是很容易接收到大量的暴力資訊?

 

你反過來想哦,如果新聞不報這個你可能也不看,所以這樣的循環的結果是在我們的主觀認知裡面,我們接收到的暴力訊息,或者是我們感知到的暴力事件,會比真實的狀況多很多,原因就是訊息太流通,原因就是媒體它餵養給你,你會有興趣的新聞,而這些行為往往又是聚焦在「暴力」;

 

你可能也聽過在過去的媒體裡面,要嘛就是要裸體,要嘛就是要屍體,就是因為這樣的媒體生態而造成我們心中已經先預設立場,覺得這是一個暴力四溢的年代啊,但事實上不是如此。

 

 

而第二個方向就是從我們現在的角度來看,被算作是暴力的事件,是比過去越來越多了,比如說我前面說到的「體罰」。

 

但在過去呢,它是一個家庭教養或者是養成孩子的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可是我們現在就覺得是一個家暴的事件,那更不要說在往時間軸前面推,那些所謂的決鬥,或者是在西方古羅馬的鬥獸場的那些活動,在那個時代底下都是稀鬆平常的。

 

但是在我們這個時代,我們都會覺得他是一個暴力的攻擊,所以這也造成了讓我們覺得「好像我們活在一個暴力的時代」。

 

而第三個方向就是我們很容易「誇大」我們此時此刻現在,我們所接觸到的暴力事件,而弱化了過去發生過的暴力事件,史蒂芬·平克他提出了一個概念叫做「歷史近視眼」,這很容易理解,因為我們就活在這此時當下,我們擁有在此刻當下最多元最豐富的資料;

 

所以書裡他邀請我們去做一個小小的活動哦,他說給我們5分鐘的時間,讓我們想一下我們記得的戰爭,我們會想到哪些呢?我們是不是會先想到兩次世界大戰或者是近代的一些,比如說越戰啊、伊拉克戰爭啊,或者是一些區域的戰爭,只有少數的人能夠列舉出一些更早的戰爭,而且是更慘烈的戰爭。

 

不要說什麼在戰國時代,動不動一個戰爭就坑掉了十萬人、二十萬人、四十萬人,這是多恐怖的一件事啊!

 

可是在我們的腦子裡面,因為它年代太久遠了,所以你根本不會想起來,你只會想起最近的,而最近的一籮筐這樣下來,儘管他可能沒有很大的傷亡,如果跟過去比較起來,但是你會覺得「哇,真的好暴力啊」,這就叫做歷史近視眼。

 

雖然你看我們是不是常常活在一種其實不太清楚自己此刻的真實狀態,我們對很多事情的投射和認知其實都是一種「我們以為」底下的產物,而不是真正的一個理解;

 

然而透過這本書談這個狀態,倒不是說好像我們心智上有什麼缺陷,而是哦,如果我們對於我們活在的時代,對於暴力這件事情有這樣的曲解;那麼你想想看,回到你生命的小世界裡,在這個小世界裡,你是不是對他人也有很多其實未必符合真實的投射理解,以導致於你對他們做出很多相對不正確,或者是扭曲的判斷呢?

 

不要說什麼,我們只光談一個叫做「先入為主」,對於你在乎的家人跟朋友,不管是你對他,還是他對你,是不是也有很多你們對彼此的先入為主呢?

 

然而這些先入為主,他都會造成我們錯誤地理解眼前的狀況,所以在我真實的生命實踐跟教學的歷程裡面哦,我常常會花很多時間跟力氣,並不是去說服我眼前的學生,什麼叫做對的、什麼叫錯的;

 

我常常覺得哦在人世之間沒有所謂的對或錯,但是可以確定的一件事情叫做你的認知這背後有沒有具體的支撐?它有沒有符合真實?這都是我們每一個人必須要自我檢核的。

 

 

如果你不願意檢核和你也不願意去學著怎麼檢核,那麼你所認為的壞的、痛苦的、別人的傷害那是真的嗎?還是你一直先這麼認為他。

 

就像我們回觀我們所處的時代,其實它是一個最和平的時代,可是我們的主觀認知卻會覺得他是一個最暴力的時代,當我們用這樣的想法在過日子的時候,是不是你會錯過了很多美好,當你沒有意識到自己心裡的先入為主、那些所謂的預設立場,你是不是也錯過了你生命當中那些美好的人、美好的事,甚至於是美好的自己呢?

 

希望今天的分享能夠帶給你一些啟發與幫助,我是凱宇,如果你喜歡我製作的內容,除了YouTube之外我們有Podcast的頻道,你只要在Podcast的應用裡面搜尋【啟點文化/一天聽一點】,就可以訂閱我們,也記得給我們5顆星的評價,我們需要你的支持哦。

 

然而如果你對於【啟點文化】的商品或課程有興趣的話,如同今天一直提到的「預設立場、還原真實」,如果你想要學習,特別在人際關係裡面,怎麼樣避免自己的預設而還原真正的真實,並且跟你在乎的人、在乎的事情達成必要的共識,那我在這裡誠摯的邀請你,我今年最後一期的《高難度對話的望聞問切》,這一門課在10月13號開課。

 

這一門課就是幫助你能夠還原你們在互動之間的真正的真實,去理解對方的行為、跟表述的背後真正的言下之意、言外之意,並且透過有效的問句達成你們之間必要的共識;

 

10月13號的高難度對話,是我在2020年的最後一期高難度對話課程,如果你錯過的話,下一期就要等到明年四、五月之後了,所以呢,期待你能把握這難得的機會,尤其是我在錄音的這個時候啊,名額也在倒數了,我很希望能夠在10月13號的教室裡見到你;

 

尤其,當我們面對到我們的生活的時候,是不是什麼是真實、什麼是我們自己的預設或者是扭曲,你必須要先分辨出來,否則你如何創造一個你更喜歡的關係,看你更想要的生活呢?

 

相關的課程資訊在我們的影片說明裡都有連結,期待你的加入,那麼今天就跟你聊這邊了,謝謝你的收聽,我們再會。





標籤: 裘凱宇 , 心理 , 啟點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