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 一天聽一點


【一天聽一點#898】96%是假的?從論文抄襲事件,學會辨識謊言

2020-07-24

歡迎來到一天聽一點,我們每週一到週五晚上7點準時為你更新,結合心理跟生活的真實運用,每天陪伴你進步一點點,如果你每天都想要有所進步的話,就請你一定要訂閱我們的頻道哦!

 

如果你有留意最近的新聞,特別是政治新聞,在台灣的我們可能都會把焦點放在高雄市長的補選;尤其是最近哦,有爆發出一系列關於市長補選的候選人論文抄襲的這個事件,它的來源就是李眉蓁議員他代表國民黨參選高雄市長的補選。

 

可是呢,她的碩士論文被發現啊有抄襲這樣的一個疑慮,然而呢,對我的習慣來說,我平常比較少針對這種新聞事件,特別是政治的新聞事件,在第一時間去發表針對我的專業的任何看法或評論;因為在台灣這個環境是很容易被貼上標籤或者是被「指派」你就是哪個立場,注意哦,是被「指派」。(笑)

 

其實對我來說呢,我沒有任何立場的問題,我只是純粹回到在我們的專業裡面,我們怎麼看待這些事情,那原本我也是同樣的態度,可是一直到李眉蓁議員,她針對自己被懷疑論文抄襲的這個部分做了一次的發表聲明。

 

而這一次的發表聲明大概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說完了一段她想要告訴大家的話之後,我就有一個深刻的感覺,是不是我要針對這個狀況去發表一些我的看法?

 

那我想呢,今天如果你有緣分聽到這一段的話,供你做參考,因為可能在我們的生活裡面哦,我們都有可能是這裡面相關的當事人。

 

你可能是你的某些狀況被懷疑,這個時候你該怎麼樣去做一個正確的表態,而不會造成後面不必要的負面效應。

 

又或者是,你可能在聽別人對你做一些表態,發表一些聲明的時候,你應該站有什麼樣的角度?或者是長出什麼樣的判斷能力,以免被別人的聲明所調包了。

 

明明你很在乎或者是你必須要謹守的關鍵重點,到最後哦卻被模糊焦點,以至於你有一些不必要的損失。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先還原一下哦,李眉蓁她針對他的論文被懷疑抄襲的這件事,她所發表的聲明內容,我想哦,這個內容在網絡上你都搜尋得到相關的影片,而且呢,也有網友很認真的滕打出逐字稿,但它其實是蠻短的,因為如果按照原本的影片來看的話,她這段聲明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應該是大概57秒吧,我來這邊1:1地念給你聽。

 

李眉蓁議員這麼說,她說

(以下為聲明內容)

「感謝一切的發生,讓我真的倍數地成長,那是我依照中山大學正常程序畢業的,那我也尊重學校的審查機制,我在這場選戰裡呢,我希望回歸到正面的選戰,我們會正面的迎戰,至於論文的部分呢,蔡總統的論文到現在也是疑雲滿天飛。

 

要檢驗的話應該是一視同仁,而不是分什麼大總統還是小市長,如果蔡總統回應了,我一定會按照她的標準回應,所以我希望大家要一視同仁地來檢視。

 

這次這樣的狀況鋪天蓋地,我終於知道韓國瑜市長的心情,跟許崑源為什麼從17樓跳下去。」

(聲明內容到此)

 

她講完了這段話放下麥克風就離開,整場記者會針對她發表聲明的部分不到一分鐘,而且她本人並沒有給記者發問跟回答的時間跟空間,

 

當你聽到這裡的時候,不知道你心裡有什麼感覺?

 

我想哦,她本身所代表的政黨或者是立場不重要,比較重要的是我們回歸到這件事情的本身;就如同我剛剛開頭說的,如果我們是這個當事人,如果在你的生活裡面或工作場域裡,你有些事情被懷疑了、被挑戰了、被檢驗了,這時候你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去回應,是一個比較適當的姿態呢?

 

我想哦,如果就以她這個不到一分鐘的聲明來看,有幾點哦,她是沒有做到的,第一點就是她「沒有正面回應問題」,她被懷疑的部分是她的論文被懷疑抄襲,甚至於在那個當下已經有一些認真的網友把她的論文跟被她抄襲的對象去把它檢索出來,並且去做比對。

 

那在這樣的一個狀況底下,無論大家怎麼認定什麼叫做抄襲,這是另外一回事,可是呢,妳都應該要正面地回應抄襲這件事情;從她發表聲明的內容結構裡面,她開頭說「她是依照中山大學正常程序畢業的」,那這句話的背後不就代表既然中山大學都沒意見了,你們有什麼意見呢?

 

但其實大家的內在認知對於妳抄襲這件事情並不是這樣子看待的,妳其實並沒有回答,那妳要怎麼解釋妳的內容跟其他人有高度相似,甚至於是原文照抄的部分呢?這一點妳是沒有做任何的解釋,那妳說如果妳真的沒有抄襲,妳是不是針對妳沒有抄襲這個部分,妳的理解、妳的看法跟相關的證據妳都可以拿出來做比對,可是在她的聲明跟記者會顯然沒有看到這一點。

 

而且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如果妳真的做錯了、也被別人抓到了,那這個時候幾乎標準的處理程序就是認錯道歉,它幾乎沒有另外一條路可以走。

 

然而我們看到的是,這份聲明她沒有正面回應問題,她也沒有認錯道歉,她反而提到了蔡總統、她反而提到了韓國瑜。

 

是的,如果從蔡英文的論文這件事情的角度來看,當妳提到蔡英文的論文也是值得被懷疑的時候,這並沒有回答「妳的論文到底有沒有問題」啊!這是兩件事。

 

如果今天妳要競選公職,妳想訴求是要「腦袋清楚、關心政治議題」的新生代的話,這樣的說法其實是太粗糙了;

 

就好像是你今天闖紅燈被抓到,你卻跟警察在抱怨說別人也闖紅燈,你怎麼沒去抓?我想這是兩回事吧!你有沒有闖紅燈,這是必須要精確認定的事實,而別人有沒有闖紅燈,這個是另外一個案子,我們需要再另外去做討論。

 

在這裡我可以理解的是,如果我們是當事人,我們當然會覺得不公平,為什麼沒有用共同的標準來檢驗?

 

可是如果你要提出這個也不是不行,但是前提是你必須把你被別人懷疑的部分說地非常清楚,該解釋的要解釋地很清楚、很到位,甚至於該認錯道歉的部分也要非常非常地完整。

 

有了這些完整的表述,不管是回答問題還是認錯道歉之後啊,這個時候,妳再提到那蔡總統的部分是不是也起人疑竇、或者是其他人如何如何,我想這是一個相對比較適當的表達方式。

 

如果妳沒有做到這一點,只是在開頭針對自己中山大學的部分走一個過場,然後就直接扯到別人。那我想哦,只要是一個有基本理性的選民,他都會覺得「妳到底在說什麼呢?」

 

而且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哦,不管這件事妳有沒有錯,妳有沒有站住應該有的道理,妳都要讓妳的受眾感受到妳說明這件事情的誠意呀。

 

可能是我個人的問題吧,我怎麼都沒有辦法,感覺到一個57秒的聲明能夠充分的展現出妳要面對這件事情的誠意,甚至於講完之後,妳就要跑接下來的一個行程,而離開了現場,沒有針對所有的媒體、記者去做任何的問題解答跟回應。

 

所以我想啊,我們每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無論你面對的是多麼大的群眾或者是多麼特定的個人。我們都很有可能會有機會,必須要發表一些自我澄清或者是認錯道歉的聲明,在面對這種情境的時候,其實正面回應或者是正面道歉,然後讓別人感受到你回答問題的誠意,我覺得都是非常必要的。

 

否則哦,就算你再對,或者是你真的受了什麼委屈、你真的被別人誤會了,別人是不會因為你的這些部分給你任何的寬容,別人只會覺得,你要麼就在逃避問題,再不然就是你根本沒有想要好好的回答這件事。

 

好我們換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如果今天你是訊息的接收者,你不是當事人,但是你必須要聽那個當事人怎麼說的話,那這裡又有更多的部分值得我們好好地一起來討論。

 

首先呢,如果你是信息的接收者,不知道你們發現在這一段聲明裡面,你的問題「被調包」了,你之所以會在乎這一段聲明,是不是你要知道「那妳的論文到底有沒有問題」?

 

可是就以整個回答的結構,你會發現「關於論文有沒有問題」的這件事情,她是沒有回答的,她先談到了中山大學,是不是讓你聞到一些好像把鍋甩給中山大學這樣的一個味道?

 

然後呢,她也提到了另外一個人,「蔡總統的論文」,我想哦,蔡總統的論文就算有問題也不能證明「妳的論文沒問題」不是嗎?這是分開來的一個邏輯。

 

最後呢,她提到了韓國瑜市長跟許崑源。

 

那這又讓人覺得莫名其妙了,今天我一直是在跟妳討論的是「妳的論文到底有沒有問題」?結果妳提到的是韓國瑜市長好像他當初被霸凌,然後許崑源因為種種原因而輕生,那妳到底想傳遞的是什麼訊息?

 

妳是想告訴大家妳也被霸凌嗎?那如果妳真的被霸凌、妳真的受了委屈,那是不是得建立在妳有好好回答問題的前提,妳才能夠贏得別人對妳的認同、肯定甚至於是同情呢?

 

可是你看哦,如果沒有經過這樣的分析,我們是不是常在生活裡面聽別人的一些說辭,不知不覺我們好像,我們原本在乎的事情就「被調包」了;比較多的狀況就是當別人這樣子回答你,你可能就開始跟他討論蔡總統人家是怎樣怎樣怎樣,韓國瑜當初是怎樣怎樣怎樣,許崑源是如何如何如何。

 

但是千萬別忘了,如果日後你聽到別人沒有回答你的問題、調包你的問題,你千萬不要針對他調包的那個部分,去深入做討論,他會選擇那個「調包的標的物」一定是有他自己認為合理的內在邏輯,你如何有辦法透過辯論去辯贏一個是別人的邏輯,而不是你的邏輯的東西?

 

所以我在這裡透過這個例子,我就要提醒所有的朋友,只要是你在乎的事情,聽別人的說法的時候,你一定要很專心、很專心在一件事;就是「你到底問的是什麼」?現在這件事情討論的「前提」是什麼?通常會調包你的說辭、調包你的認知,就是他調包你的前提。

 

其實這裡討論的前提叫做你的論文到底有沒有問題?而不是在討論關於政治人物論文抄襲的這件事,如果前提是討論政治人物的論文抄襲這個議題,那當然了,無論是任何政治人物,無論他大咖小咖上到總統,下到市長、市議員是不是要一視同仁?

 

可是現在問題不在這裡,妳被質疑的部分是妳的論文到底有沒有問題啊?

 

而第二個角度,如果你是一個訊息接收者,有時候哦,我們除了會被調包之外,我們還蠻容易被對方不管是顯性還是隱性的「情緒訴求」被它影響,什麼叫做「情緒訴求」呢?

 

你有沒有發現她整場記者會的最後兩句話,她說:「我終於知道韓國瑜市長的心情跟許崑源為什麼從17樓跳下去」,她在暗示什麼呢?韓國與市長的心情,她是在暗示她也被霸凌嗎?

 

我常常說哦,只要任何心智正常的人,我們都會有惻隱之心,我們看到一個人真的很委屈,無論她委屈的原因是什麼,我們或多或少都會感覺到一些同情,但也因為這樣子你會發現很多時候我們會被倒過來利用。

 

也就是說在你生活當中,常常會有人因為他擺出一副很可憐的姿態,因為他讓你覺得他是受害者,於是呢,你就配合他;可是先不論他是不是一個真的受害者,那個邏輯是,他只要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你就會幫助他、同情他。

 

那請問一下,他每一次需要被幫助或被同情的時候,他只需要做什麼事?他是不是只需要擺出受害者的姿態?或者是明示或者是暗示「他是受害者」。

 

可現在問題來了哦,在這整件事情裡面,李眉蓁它之所以會是受害者的唯一理由就是——「她沒有抄襲,但是她被別人說她抄襲」,所以她是不是應該聚焦在她到底有沒有抄襲,和她沒有抄襲的「證據」?

 

然而在這57秒的聲明裡面她沒有處理這件事情,她暗示了她像韓國瑜一樣被霸凌,她也暗示了她像許崑源一樣被逼到,到最後可能會走投無路。所以如果先不去討論她後面到底會怎樣?

 

我覺得回到你我身上,我們常常有時候面對一些人,他不管是裝可憐、裝生氣,當然啦,他裝得只要夠像,你就會真的覺得他很可憐、他很生氣,於是你就配合了、於是你就就範了。我會常常提醒這樣的朋友,你會發現哦,別人的對待真的是自己教出來的,因為他每次這樣子都有用,所以他就每次這樣子對待你。

 

講一個我們在生活裡經常會遇到的朋友,就是你一定遇過這樣的人,他呢,花好幾年的時間,每一年都在跟你抱怨,他有一天一定要換工作,你說這個人會不會換工作?他肯定不會換工作。因為真的會換工作的人,他會把他的力氣放在去找工作,而不是在跟你抱怨:「他會換工作」。

 

所以同樣的哦,真的生氣的人,他會展現在他真正傷害你、攻擊你的行為,而不是讓你覺得他生氣,說一句不恰當的話叫做「會叫的狗不咬人」啊。

 

用情緒語言的策略綁架你的他就是「賭你不敢」,可是你要解開這件事情很簡單,你就試著「敢」一次就好了,你會發現哦一次就夠了,他有很高的幾率就原形畢露了。

 

而談到這裡我知道,你可能覺得不被調包問題可能很容易做到一些,可是要對於情緒訴求有一定的免疫力,好像就有一點點辛苦了。所以最後的提醒就是哦,當你在聽別人的說詞的時候,你永遠別忘了「你的問題是什麼」。

 

你會發現哦,通常會用情緒策略的人,就是他完全不去面對客觀、具體的問題,而直接用「情緒」來綁架你。所以這個時候你也不用戳破他,你也不用跟他大小聲,你只需要不斷地回到你原本問的問題,或者是今天這個場境之所以會發生,它的關鍵核心是什麼?

 

就像是我在這一段分享裡面一再提到的,這一段聲明,或者是之所以會有這一段聲明的發生,是不是就是「關於你的論文到底有沒有抄襲」這件事啊?

 

所以呢,如果放到我們的對話情境,無論我眼前的人用什麼樣的情緒策略對待我,或者是怎麼樣調包我的問題,我的回應其實超簡單的,簡單到你覺得不可思議,多簡單呢?就是我不斷、不斷地「回到我原本的問題」。

 

如果是我,我就會問李眉蓁議員說,請妳回答「妳的論文到底有沒有抄襲」?無論她說什麼,她說到蔡英文的論文也抄襲,我就說我在問妳的是「妳的論文有沒有抄襲?」她說到韓國瑜被霸凌,我會告訴她,我相信你很同情韓國瑜,而且妳可能有同樣的感覺,但是我的問題很簡單,就是「妳的論文到底有沒有抄襲?」

 

哪怕是他說到許崑源,我想呢,我會說,許崑源的事情是所有人的遺憾,但是今天妳在這裡,我也在這裡,我們要面對的就是「妳的論文到底有沒有抄襲?」

 

所以呢先談到這裡哦,我想透過這樣子我們都關心的社會或政治的事件來跟你分享、討論,在你生命裡面有各個的處境,就如同開頭說的,你可能是某些事件的當事人,你也可能是某些事件當事人相對應的接受者。

 

無論你的角色位置在哪裡,回到問題的核心跟本質,有效地去面對問題,有效地聚焦在問題到底是什麼?它都會對你的人生產生很積極的幫助。

 

那當然了,如果你是第一次聽我分享的朋友,你可能不知道我的專業是什麼,我本身是一個心理學家,而在我的教學裡面,我盡可能地把心理跟生活的真實運用去做結合,而在心理學的眾多研究當中,其中有一個方向就是關於我們怎麼樣去辨識眼前這一個人,他的行為表徵、表述模式。

 

透過這樣的一份辨識,去理解它背後真正可能的意思,並且透過有效的思維跟問句逐步、逐步地引導出必要的共識。

 

無論是回到自己身上能夠得到關鍵的訊息,或者是得到關鍵的真相,取得必要的共識,還是回到你跟他人之間的關係,讓彼此能夠更合作、更走得下去,那這就是我的專業訓練裡面,結合生活的真實運用。

 

這也是為什麼今天這樣的一個事件,我會花一點時間來跟你分享、來跟你討論我的看法的主要原因,希望今天的分享你會喜歡,我是凱宇。

 

如果你喜歡我製作的內容,除了YouTube之外我們要也有Podcast的頻道,你只要在Podcast的應用裡面搜尋【啟點文化/一天聽一點】,你就可以訂閱我們,也記得給我們五顆星的評價,我們需要你的支持哦!

 

然而如果你對於【啟點文化】的商品或課程有興趣的話,其實呼應今天所談的主題,我有一門專業的課程就叫做《高難度對話的望聞問切》,如果你想要學會怎樣看懂、聽懂別人的言下之意,並且透過「有效的問句」達成必要的共識,

 

或者是讓你能夠更有效地保護你自己,那這一門課就是專門為你設計的,在2020年的最後一期的高難度對話課程在10月13號開課,在我錄音的這個時候呢,名額已經在倒數了,所以如果錯過這一次機會的話,下一次就要等到明年四、五月之後了。

 

而這門課程除了公開授課之外,也受到很多特定的族群跟團體的喜歡,那就像是台灣一些知名的、大型的律師事務所,也有找我去做專門的開班跟授課,我想呢,無論你的階層,無論你的狀態是在哪裡,只要你心中有個渴望叫做「認識人、了解人,並且達成必要的共識」的話,那這一門課就請你不要錯過詳細的課程資訊,在我的影片說明裡都有連結。

 

希望我能夠在10月13號的教室裡到你,那麼今天就跟你聊這邊了,謝謝你的收聽,我們再會。





標籤: 裘凱宇 , 心理 , 啟點文化 , 高難度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