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分享 - 寫作小學堂


《寫作小學堂─學員分享》寫作是一門「見自己、觀眾生」的藝術~世界無限公司上帝特派員 蟲駱駝

2020-02-04

偶然間看到一則寫作課的廣告,喚醒我沉睡已久的文字夢,縱然不喜歡出門,我仍果決的報名。

第一次交作業,我修改了多年前寫的一篇文章,那是送給高中好友四十歲的生日紀念。

(當年在死黨間引起回響,三個人都誇我很會寫。)

在按下寄出作業的傳送鍵沒多久,我居然一小時不到就去查信箱,期待又不安的心情像個懷春的少女。

教練説我的文字豪爽、很有畫面感,但架構稍嫌薄弱,轉折點也不夠明顯。我終於脱離死黨牌電暖爐,碰觸了真實世界的溫度。

教練一眼看出我是花拳繡腿,鼓勵我好好蹲「思考與設計」的馬步,我心悅誠服。畢竟,真正的作家,讀者必需遠遠超過三個⋯⋯

在思考為何自己文章架構不夠穩時,我有一個重大的發現,原來這和個性有關!感性細膩的我即便提醒自己,別忘了要帶讀者去那裡,走著走著還是因為有不得不抒發的情感、不願放棄的小情節而叉了路。

我想起自己做事也會犯同樣的毛病,在細節上很要求,卻忘了大方向也要推進才是真功夫。

表面上是對寫作的提醒,戳中的卻是我個性的阿基里斯腱,難怪教練説寫作是向內挖的過程,也是鍛練勇氣最簡單的方法。透過教練窺見自己的盲點,代表有機會進步,我內心其實歡喜不已。

有位同學讓我印象深刻。原先在課堂上互動時,我並不覺得她特別,然而,看到她的文章時,我眼睛為之一亮。

她娓娓道來自己身為鋼琴老師,上台演奏時卻總是焦慮緊張而懊惱不已。但在觀賞了一場演奏家俏皮的演出後,她才理解到,音樂不是完美才動人,而是動人才完美。

恍然大悟的她不但克服了緊張的問題,也因為同理成人學員總是很在意表現,而能真實的鼓勵他們回到音樂的初心。她的文字細膩溫暖,真實有說服力。

我誇她寫得很棒,她告訴我,在改寫的時候其實很痛苦,她幾乎完全捨棄了第一版,按照教練的指導,全部重寫。

看過她反差頗大的第一版後,我不禁感嘆「若能勇敢的反駁自己,就有力量説服全世界。」

這就是武俠小說中「欲練神功,揮刀自宮」的氣魄吧!真心換個角度,不拘泥於自己一直執著的,原來寫作還可以練胸襟,真是太酷了!

其實更恐怖的還不只這個!最後一堂課,教練亮出祕笈:「好的文章,都是改出來的。而修改文章,就是—換位思考!」

針對一篇想要餵食讀者許多看法的文章。教練提到:「當我們有很多東西急著想要給、想要說的時候,可曾想過聽的人是否都能接收?

到底一股腦把話全倒出來,是我們的需要,還是對方的需要?在諸多的想法中,能否先傳達一個重點就好!」聽到這些話,我心中暗暗的吃驚⋯⋯

就在課程的前一晚,兒子告訴我會回家吃晚飯。待十點多忙完回到家,桌上留的飯菜完好如初,卻不見他蹤影,想必等下又是為娘的要收拾,一股怒氣從丹田緩緩升起。

我忍不住給兒子打電話:「你不是說要回來吃晚餐嗎?」「哦~我現在跟朋友打球,之後要去外面吃宵夜。」

「那你到底要不要回來吃?!」我音量漸漸大了起來。

「好,我可以回去吃一點。」

「那你要我等到幾點?剩菜、碗盤還要收吔!」我的怒炸了開來。

「好吧,那你就先收吧。」

「那你不是說好要回來吃飯的嗎?!」

「啊我不是告訴你先收了嗎!」兒子火也上來。

不知道怎麼收拾殘局的我只能撂下一句:「我不想跟你講話了!」掛了電話,委屈收拾。

教練好像有讀心術般,理解我前晚心中的紛亂。到底我是要兒子回來吃還是不?到底我在乎的是他有無回家吃,還是氣他又要留給我收拾?

如果我懂了自己真正的在乎,為什麼不能只提一個重點:「媽媽感覺你沒準時回來吃飯,我有要收拾的壓力。」

至於他一定會收拾的七零八落的煩惱,我也不能期待一時就能解決。我太急、太想一次把所有的東西都弄對,只會模糊了焦點,那裡都前進不了!

寫作,像溝通。不是自己爽説什麼就説什麼,穿進別人的鞋子裡,才是真正的「同理」,更是文章留住讀者眼球的關鍵;現實世界裏,我才能留住在意的關係。

「不要拘泥在某個狀態下,非得怎樣活不可。」我又多學了一招「自由」的套路。

兩位寫作教練,一位是洞悉人性的心理學家,她像是少林寺武功高強的方丈,除了強調基本功,也教你如何閃過十八銅人陣,不踩寫作的雷。

另一位是信手拈來就能說好故事的編劇,她像懂得因材施教的張三豐,當我拿以前的作品向她請教時,她短短幾句話就燃起我的信心。

二天半的課程中,透過兩位武林高手的內功,我飛到一個高度,俯看寫作是一門「見自己、觀衆生」,溝通內心思想的偉大藝術,鼓舞著我持續朝夢想邁進。

 





標籤: 楊嘉玲 , 陳怡璇 , 心理 , 自我覺察 , 自我成長 , 啟點文化 , 課程 , 訓練 , 學員心得 , 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