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 一天聽一點


【一天聽一點 #592】你是怎樣變成拖延鬼?又要怎麼擺脫? | #影片版

2019-05-13

歡迎來到「一天聽一點」,今天要跟你分享這個主題,就是「你到底是怎麼樣變成拖延鬼,而又要怎麼樣擺脫這樣的現象?」

 

「拖延」這個主題,對於熟悉我的內容的朋友,我相信你知道喔,我有一門線上課,叫做「時間駕訓班」。

 

那當然了!對於有參與這門課的朋友,可能對於這個主題,我今天能提供給你的,就是再能夠細緻的,去瞭解一個人之所以會有拖延的心態,跟拖延的行為;這中間的步驟,是怎麼樣逐步演化的?

 

那為什麼要知道這件事呢?常常有時候喔,我們遭受一些狀況,可是當我們不知道它怎麼演化的時候,我們常常會用自己的直覺去解決問題,而沒有掌握到真正的關鍵。

 

就算你沒有參與過我的「時間駕訓班」,你可能也有同樣的感覺,就叫做可能我們會畫自己想畫的重點。

 

就好像是你為什麼會拖延,或者是為什麼效率會不好,你可能會一直歸因在,自己的能力不夠、準備不夠…。

 

但有沒有可能是,你內心其實不想面對這件事,或者是有一點在逃避;所以你要處理的並不是「能力」的問題,而是「心態」的問題。

 

所以呢,不管你有沒有參與我的「時間駕訓班」這一門課;我想喔今天,我會把關於「拖延」是怎麼樣在我們的心中,到我們的行為裡慢慢的長出來,把它有五個步驟,跟你分享的很清楚。

 

那當然啦!並不是點出問題。如果只是跟你點出問題,沒有帶著你去看解決的可能性,那我就不負責任了。

 

所以,除了「拖延」的五個階段之外,我還會跟你分享,關於怎麼樣去對治,這五個階段的「三個方法」。所以呢,到底「拖延」是怎麼發生的?

 

我想呢,對於多數的朋友來說,可能這就是我們生活當中,經常會有的經歷。以前,從交作業的拖延、念書的拖延,到工作之後,可能對於專案的拖延、對於一些重要任務的拖延。

 

甚至於,回到自己生命裡面,對於可能想要讀一本書、想要學一個專業的技術,或者想要把語文學好、想要去哪裡旅遊…等等的。

 

其實事無論大小,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的承諾,我們常常會有「拖延」的可能。回到你我的心中,難道是你真的不想做嗎?

 

如果你真的不想做的話,我想你連這個念頭都沒有。那所以呢,如果又不是技術的問題,我可能又想做,那拖延的結果怎麼發生?

 

其實呢,往往我們拖延的第一個階段,它叫做什麼呢?叫做「我們很容易把對於特定任務的成敗,把它當成是我們自我價值的成敗。」

 

說白話文喔,就是可能你今天要面對一場公眾演講,這一場公眾演講時間是很確定的,它可能發生在一個月後、兩個月後。

 

可是當你一想到這件事,你會把我在那一場演講「講的好不好?」跟我這一個人的價值,也就是說,我這一個人「是不是好人、我夠不夠優秀」,你把它畫上等號。

 

我必需說喔,如果你跟我一樣是一個職業的講者,或者是你就是靠這一行吃飯的;當然講的好不好,就跟你的職業價值有關。

 

可是我猜對多數的人來說,你並不是要吃這行飯的。所以站上台對你來說,其實你只要把話講清楚,甚至於講得不太清楚喔。

 

岔題講一件事,你有沒有認識有些人,他其實很有影響力,但是站上台,他可能講話坑坑巴巴。

 

我並不是說這樣是OK的,而是說你有沒有發現,他的坑坑巴巴並不影響,當他從台上下來之後,他的真實影響力;他一樣是很有影響力的人。

 

所以,是不是不管是他自己的認知,還是所有人看待他的認知,都不會把他在台上的表現,可能表現的很差,可能講的不好,把它當成是一個可能沒有能力的人、沒有任何條件、沒有影響力的人;他是畫不上等號的。

 

可是呢,我們常常面對很多事物的拖延,我們就會把這件事情的成敗,把它跟我們的自我價值綁在一起。

 

就像是很多人,為什麼在學生時代,明明知道考試就在那裡,但不想念書?因為會有一種感覺是,如果我很努力了仍然考不好,那就等於我是一個糟糕的人、笨的人、沒有能力的人。

 

可是說實在的一點,就好像是我從小到大,我數學成績都不是太好,但是它也只證明一件事,叫做我的數學不好,不等於我這一個人是笨的人、或有問題的人,不是嗎?

 

可是,這個沒有點出來的話,我們常常是把「特定任務」的成敗,把它當成是「自我價值」的成敗。

 

所以呢,當你有這個想法的時候,你就會覺得不管是任何目標,不管是你擅長的不擅長的、想做的不想做的。

 

只要它一走到你的心裡面,它對你來說,你要去面對那件事情的風險,都會因這樣的想法,而馬上提高非常、非常的多。

 

所以就好像是喔,你跟梅麗史翠普比演技,你比輸了,難道就代表你是一個笨蛋嗎?這代表一件事情,她是演員、她是專業演員,但你只是一般人啊!

 

再說清楚一點的話,你覺得一隻烏龜,為什麼要跟一隻鳥,去比飛翔的能力呢?

 

所以呢,其實喔,我覺得這裡有一個很重要的部分在於,往往我們會拖延的事,可能是我們心中認為它有一定的重要性。

 

但是呢,我們可能有一點沒有準備好,或者是我們有一點信心上的問題。可是這信心上的問題,就是我們太快的把結果,跟我們的自我價值綁在一起。

 

我們沒有辦法去區分,那只是「那件事」,我可能做的還不夠好;或者只是那件事的狀態而已。

 

所以呢,當有了第一個階段之後,它會很快的走到第二個階段。第二個階段,就是喔,因為前面的想法,我們很快的會因為「完美主義」,讓自己變得非常的脆弱。

 

白話文就是喔,我們因為把任何事情的結果,把它當成是我們的自我價值,畫上等號;於是下一個階段,我們「完美主義」白話文就是「玻璃心」啊!

 

因為這樣的想法,你有沒有發現,我們會變得非常非常的玻璃心。不管在做的過程、或在做的結果,或者只是我們想像中的結果。

 

任何的批評,都會讓你覺得無法忍受;也就是說,任何人的任何一句話,都會傷害你。

 

那當這些,都只是你想像中的一個狀態的時候,請問你有多大的動力,會想要讓整件你該做的事情,好好的起步?你會有多大的動力,會想要好好的念書、好好的靜下心來,去準備你的講稿?

 

你會發現,其實你只是準備,它跟結果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但是你連「起步」都不想,為什麼?因為你已經陷入「玻璃心」的狀態,這是第二個階段。

 

到了第三個階段,是什麼呢?當你把特定結果,跟自我價值綁在一起,於是玻璃心;第三個部分,就是「被焦慮感吞噬了!」

 

我想喔,這第三個階段,你會覺得有一點是廢話,因為有前面的兩個,後面一定很焦慮。

 

那這裡我想要再進一步,這個所謂的「焦慮感吞噬」,它細緻的在我們內心的流動,就是你這時候腦子裡面,會有很多這樣的詞彙,比如說「萬一」。

 

「萬一表現不好怎麼辦?」、「萬一情況不如預期怎麼辦?」當你滿頭滿腦都是這些「萬一」。

 

「萬一我很認真念書,仍然考不好怎麼辦?」、「萬一我很認真的去準備這一場報告,但是結果不如預期怎麼辦?」、「萬一我花很多時間學英文,但是我看到外國人,仍然開口不了怎麼辦?」

 

當這些「萬一」在你心中塞滿的時候,「拖延」就成了你唯一的安慰,不是嗎?

 

因為這樣的狀況底下,「拖延」就可以把你心中,很多、很多災難式的思考,很多災難式的那個「萬一」,把它跟你拉出距離。

 

因為你沒有直接面對,所以它就無從去證明,你的「萬一」會不會發生?或者是它就無從證明,萬一你很努力了,「萬一」還是發生怎麼辦?

 

好!那接下來就會到第四個階段。第四個階段,就是「拖延就變成是你的適應的策略。」

 

剛剛說到嘛,有這麼多災難的想法,而拖延就會從一個你心中原本,它不一定有出現,但它就算有出現、它只是個選項,變得是「你就是要打定主意拖延」。

 

原因很簡單,因為你只要拖得夠久,只要你不在越早的時間去做、去面對;那這個任務、眼前這件事,也就沒有辦法去測試出你真正的能耐。

 

說白了就像你認識有一些,在學生時代的同學,大家都說他很聰明,但是大家都說他好可惜,這麼聰明,怎麼不用功念書?

 

可是,你有沒有換個位置去想,他為什麼這麼聰明,不用功念書?

 

如果他今天用功念書了,但考出來的成績沒有想像中的好,甚至於很糟;他是不是連「他好聰明」這個自我印象,跟自我評價都會被拿掉?

 

所以呢,你會發現喔,有很多人他可能常常表現出很多的小聰明;可是呢,他不可靠,交代給他的任務你不安心。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在他心中的潛意識動力,就是他只要拖延,於是他永遠有個藉口,就叫做「啊~我可能來不及啊、喔~我可能太晚起步啊…」

 

你有沒有發現,如果你真的冷靜想一想,他因為這些時間不夠、因為這些急迫的壓力;去造成它的結果,可能沒有辦法盡善盡美。這其實是他合理化的說辭。

 

但也因為他有這個合理化說辭,他就永遠不用去面對,他的表現跟他自我價值之間的關聯。但在這之前,他的自我價值其實是很空虛的。

 

就像那一位,大家都說他很聰明,只是不用功的同學。他只要一天不用功,他就不用去面對、去檢驗「他到底有多聰明」這件事。

 

他可以一直活在「大家覺得他很聰明」的想像裡面。所以你會發現,「拖延」怎麼長出來的?

 

「拖延」是這一連串的心理狀態,跟外在狀態,造成一個人去面對這個世界的「適應策略」。

 

注意喔!在心理學裡面的適應策略,不等於他適應良好。它只等於一件事情,叫做他可以讓眼前的事情過關,不會造成立即的影響,或立即的傷害。

 

因為演化的大腦,其實讓我們在判斷很多事,如果你沒有很有意識的話,其實你往往是「短視」的。只要我眼下的這一餐能吃飽,只要我能夠立即滿足就好了。

 

所以,如果自我價值是最大的危機,而最好的立即滿足,就是我不要去面對啊、我拖延啊;當別人問我的時候,我可以說「我時間不夠啊!」。所以,你會發現拖延怎麼長出來的?

 

你問100個人,會有100個人跟你說,拖延是不好的;但是可能會有101個人,都常常用「拖延」這個策略,在面對生命當中,很多重要的挑戰。多的那個人,可能就是我們自己嘛!

 

好!這個是第四個階段。於是到了第五個階段,第五個階段,你說拖到後面也不是辦法,因為那個deadline就在那裡。你是不還是得遲早去面對?

 

好喔!順著這個邏輯你去想。當時間壓力越來越近、越來越大的時候,你是不是還是得去做它?考試你還是得進考場,那一場公眾演講,你還是得上台。

 

那隨著時間越來越緊迫,它就有點像是,學生時代的寒暑假作業一樣。我們是不往往在最後一刻、最後一、兩天,才開始拼命的寫寒、暑假作業。

 

請問到最後,你的寒暑假作業是交出去了,你是把它做完了,但請問你有把它做好嗎?其實「做完」跟「做好」,是不一樣的。

 

所以當我們被迫做完,並沒有做好,其實我們在內心當中,是有一個很深的動力,叫做我們「逃避」要做好它。

 

「做好」意味著是我要提前準備、意味著是我要有計劃、意味著是我在提前準備、有計劃過的程當中,我要不斷的去check、不斷調整自己的腳步;而且要盡心盡力。

 

所以,你有沒有發現喔,當我們一直在逃避「做好」這件事,也就等於我們不需要去面對,自我價值跟表現它的一個關聯。

 

因為我只是把它做完而已嘛,啊~你說我做的不夠好,很簡單啊,因為太趕啦、因為我時間不夠啊!但是,可怕就可怕在這裡了!

 

當這整個五個階段走完,不管它發生在你生命當中的任何一件事,你的信念會學到的是什麼?你的信念可能直覺,因為我們說演化會讓我們的信念,很容易是短視的。

 

這個短視的信念,會讓我們有一個想法是:「誒~我終究是把它完成了!作業終究是交出去了!報告終究是交出去了!那一場演講,我終究就是講完了!」

 

可是你聽出來了沒有?你的人生,會一直活在這個循環裡;你終究沒有把任何一件事,真正的把它做好過,你只是把它做完。

 

甚至於,你會有一天發現,當你把某些事情做完它還不夠,於是我們就不斷的、不斷的,去承受很多失望啊、挫折啊、沮喪啊!

 

那在具體上而言,可能你的職場生涯不如預期、你創業的績效沒有結果、你做業務沒有業績。它都是這五個階段,不斷的反覆在我們內在,自我強化的結果。

 

所以喔,我希望你今天聽完我分析,這五個階段完之後,你不要覺得很挫折,覺得我在給你給漏氣、給你負能量;其實不是的,我後面要給你解方。

 

那我們順一下哦,既然這五個階段,我們太快的把表現,跟自我值價掛鈎;然後呢,我們開始會變得完美主義;接下來我們被焦慮吞噬了。

 

第四個階段,拖延成了我們具體的適應策略;到了第五個階段,我們被迫做完,但其實沒有做好!

 

這裡面要怎麼解呢?其實它的解法非常的簡單,第一個解法,叫做「讓起步就只是起步就好。」

 

如果你有參與「時間駕訓班」,這個觀念我也一直強調。但如果你沒有參與,沒有關係,我在這邊也一樣跟你分享。

 

其實,如果你去跑馬拉松,或者是你有參與過長跑、看過別人長跑,你會因為一個跑者,在這個賽程上面的第一步,去決定或者是去左右,他到最後會不會拿獎牌、他的成績會不會好?還是他會不會差?

 

你會因為他的第一步,就決定後面嗎?不會嘛!所以,其實我們對很多事情,為什麼我們會把「自我價值」跟我們「表現的結果」掛勾?

 

是因為我們直接去想到,那很可怕的未來。我們常常是會對於損失,會有直覺性的逃避。

 

也就是說,當我花了這麼多時間學英文,我仍然英文講不好、我仍然看到外國人,叫做兩眼發直、嘴巴發抖;那我花那麼多時間幹嘛?

 

對呀!就是因為這個邏輯,所以你拖延啊!可是如果讓起步就只是起步呢?

 

沒有人要你開始讀英文,沒有人要你開始準備工作上的事情,準備一件重要的事情。沒有人要你讀了一本書,你馬上要變成是跟那個作家一樣厲害,那也太扯了吧!所以只是起步就好了。

 

所以像我自己在面對生命當中,有很多挑戰的時候,是,我當然想要它有好的結果、我也當然希望這好的結果,能夠去讓我自我感覺好一點。

 

可是我常常會提醒我自己,它只是「起步」而已。我只是試試看、我只是做個開始,用一個最簡單的方法。

 

所以第一個,跟你分享的是「請你讓起步,就只是起步就好。」

 

而第二個方法,叫做「用麥當勞理論,自我解套。」我們常常很害怕丟面子,所以麥當勞理論指的就是什麼呢?

 

就好像是喔,我們在辦公室裡面常常要吃飯,那大家同事久了有時候,最頭痛的就是因為中餐一定會到。然後呢,又不知道吃什麼,因為周邊的選項很有限。

 

所以呢,在這種狀況底下,如果有人先丟出一個,肯定會被打槍的選項,叫做「啊~去吃麥當勞!」

 

「哎呦,麥當勞速食不好喔!」你有沒有發現一件事,當有一個人,他丟出一個一定會被打槍的選項。

 

比如說,就會有人講:「與其去吃麥當勞,不如去吃火鍋、與其吃麥當勞,不如去吃牛肉麵」,或者是「去吃日式定食」。

 

你有沒有發現一件事,這個麥當勞理論的概念,就是我先丟一個肯定會被打槍的東西,透過別人推翻,或自我推翻的過程當中,去勾出後面可能更好的選項。

 

所以,用「麥當勞理論,自我解套」什麼意思?既然我們很容易的把表現跟自我價值掛勾,那我先丟一個,連我自己都敢推翻我自己、連我自己都敢打臉我自己。

 

你有沒有發現哦,如果你跟人打架喔,眼前那個人孔武有力,你不用那麼害怕;但如果眼前那個人,他敢先拿東西捶自己,你可能要退避三舍。

 

為什麼?一個人他都敢傷害他自己了,他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出來的?

 

所以一樣的邏輯喔,就是說第一個,你先讓自己起步而已,就只是起步就好,不用想後面的部分。

 

而第二個,在起步的要跨出去的時候,那個點子、那個idea,你先丟一個連自己都敢打槍,或者我打定主意我丟這個idea,或我做這件事就是要推翻自己。

 

當你有這個想法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我是「故意」要推翻我自己。於是,他就能夠去保護你的自我價值。

 

但是透過推翻的過程當中,透過刪去法的過程當中,你就會更清楚知道你可以怎麼做、可以怎麼起步,或者是你要的是什麼?

 

而第三個方法,就叫做「設定簡單到爆的小目標。」

 

當你有了起步,當你有了自我推翻的能力跟心情;最後,真的要實際的落實的時候,假設是一個長期的計劃,或者是是一個長期的目標。比如說,學外文、學英文。

 

比如說,我一天聽10分鐘英文的線上廣播,可不可以?10分鐘放在那邊,就算我沒有很認真,把它當背景音,至少我都接觸了10分鐘的英文。

 

對的,你可能會發現,或者你可能會有一個感覺,那這樣真的有效嗎?其實喔,效果這種事情是這樣哦,如果你連開始都沒有,你不用談效果。

 

就像是我設計任何線上課,我常常當我整個概念,透過前面我有了起步,然後我也自我推翻;但是我到真的要落實,把它一章一節的做出來。

 

每一個講義、每個內容的架構,然後錄音、錄製,整個要把它做出來。其實我每天,都只給自己一個簡單到爆的小目標。

 

甚至於,像我在錄課程的時候,我常常給自己的目標,叫做我今天只要能夠錄3分鐘的內容就好。

 

甚至於我都打定主意,這3分鐘的內容錄完之後,覺得很爛,把它刪掉,我都不會覺得怎麼樣。甚至於,我都會覺得至少我今天有做這件事。

 

那我請問一下,你的人生,可能會有某些時刻是很辛苦的。比如說,你要養成閱讀的習慣。你可能這個時候,要自己去看30分鐘的書,你那麼累了,你只想睡覺,你怎麼有辦法?

 

但是你告訴自己,無論我多累,看「一頁書」總可以吧!一頁書就算在你靈肉分離的狀況底下,你還是有辦法看。對啊,但是你的大腦在你很累的時候,都還會記得你有完成你該做的。

 

但是請問,你會每天那麼累嗎?不會吧!如果你那一天沒有那麼累,時間又多、狀況又好,你會阻止自己,只「看一頁」嗎?

 

你可能一頁看完,兩頁、三頁、四頁;就像我自己錄製課程一樣啊。當我那一天狀況很好,我會阻止自己做3分鐘,然後就不做了嗎?

 

我可能一下子就錄完了30分鐘,甚至於2個小時的課。所以呢,我常常會覺得喔,人,我們沒有辦法去扭轉,我們很底層的人性,因為它是幾萬年演化的基礎。

 

所以,拖延的那五個步驟,我倒沒有任何的意圖說,它是什麼缺陷啊,或者是對錯的問題。因為我相信只要是正常的人類,大概都會有那五個階段。

 

但我們要怎麼去對治它?既然不能挑戰人性,我們能不能因為理解人性,幫自己設下一些,幫助自己前進的方法呢?

 

所以,今天這三個,第一個「讓起步就只是起步」;第二個「麥當勞理論」;第三個「設定簡單到爆的小目標」跟你分享。

 

希望你能夠及早擺脫拖延,最重要的一點是活出你想要的人生。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今天透過這樣的一個分享,誠摯的邀請你,我的線上課程,叫做「時間駕訓班」。

 

它裡面會有很完整的,不管是觀念的引導、行為的引導、實際操作,甚至於我會幫助你,去建立起一個時間的自我檢測系統。

 

透過這個自我檢核系統,等於你不是用「感覺」,去調配你的時間跟效率;你會有憑有據的,讓自己活出你想要的人生。

 

希望今天的分享,能夠帶給你一些啓發與幫助,我是凱宇。

 

如果你喜歡我製作的內容,請在影片裡按個喜歡,並且訂閱我們的頻道。別忘了訂閱旁邊的小鈴鐺,按下去;這樣子你就不會錯過,我們所製作的內容。

 

那麼如果你對於啟點文化的商品,或者課程有興趣的話,我們在每一段影片的說明裡,都有相關的連結。

 

無論是我們的實體課程,還是今天分享的線上課程「時間駕訓班」,我都很期待,能夠跟你一起學習、一起前進,謝謝你的收看,我們再會。





標籤: 裘凱宇 , 自我覺察 , 自我成長 , 啟點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