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 一天聽一點


【一天聽一點 #539】什麼是平常心?

2019-02-20

我還記得曾經在業務工作裡,我經常會鼓勵我的同仁、我的部屬。特別是他們面對一些客戶,遇到了一些挫折困難;甚至於因為經驗不足,感覺到非常的緊張、焦慮、害怕的時候。

 

我都會告訴他們:「放寬心、只要『平常心』,就會有好的結果。」

 

當年啊,我告訴他們「平常心」這三個字的時候,我以為我自己懂;然而呢,每一次我跟他們說完「平常心,就會有好的結果」。

 

在那之後呢,其實我會充滿著很多的不安、焦慮。那個不安、焦慮,在哪裡來的呢?其實很簡單,就是在於我很期望,他們能夠回來告訴我有好的結果,讓我可以讚美他們。

 

或者是當他們告訴我,結果沒有出來的時候;我可以找到他們到底哪裡出了問題,進而去責備他們。

 

那為什麼我說,當年告訴他們「平常心」這三個字;我自己以為我懂,但事實上我並沒有懂呢?

 

其實原因很簡單,特別在經過了這麼多年,我開始面對很多學生,很多各種不同的場合,要去做一些公眾演講,要去談自己的理念的時候;我曾經有一段時間,非常的渴望別人的「關注」跟「認同」。

 

因為我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好像還蠻不得了、好像還算是給大家很大幫助的事;我很渴望讚美。

 

但是同時之間呢,當我遇到一些人;比如說,他聽完我的「一天聽一點」,看完我的影片之後,在下面留了一些可能在我認為,不是很恰當的話,或者是扭曲、曲解我的意思。

 

甚至於,我在剛開始做這些內容的時候,還有朋友跟我說,你做這有什麼用?你看你的瀏覽率才那幾次,又沒有什麼影響力,幹嘛花那個時間?

 

我每次接收到這樣的訊息,或看到這樣的留言的時候,我心裡就算我嘴巴沒有講出來;但是我心裡是滿滿的憤怒、攻擊跟指責。

 

我覺得他們沒有看懂,我覺得他們沒有明白、理解我真正想做的,我真正在乎的…你聽出來了沒有?其實我一直渴望著讚美,不管是被讚美,還是我可以讚美別人。

 

而時同之間,我也一直在做一些指責。不管是指責別人沒有做好,甚至於有很多時候,是指責我自己。指責我自己為什麼沒有聰明一點?

 

指責我自己在2005年的4月,就開始做「有聲書評」,但是關於在YouTube上面,書評這件事情「最紅的」為什麼不是我?

 

甚至於,我想我的書評可能連「紅」都還勾不上吧!

 

總而言之,不管我在對別人還是對我自己,總是擺脫不了「讚美」跟「指責」。然而,當我還渴望著這些的一天,我就沒有辦法真正的進入「平常心」。

 

可是你可能會想喔,當一個人放掉了「讚美的渴望」跟「指責的行為」的時候;是不是就代表著他「無所求」?

 

是不是就代表著,他是處在一種現在的詞彙,叫做「很佛系」的狀態?我個人其實不這麼認為的。

 

我會覺得無論是「讚美」還是「指責」,他的內心是指向於「他人」。只要當我們在指向於「他人」的時候,那就不可能會有「平常心」。

 

可是當我們把專注力,放在真正核心、真正重要的本質的時候;好的,就像是當我回到我從2005年的4月份,開始做「有聲書評」的這件事的「本質」的時候。

 

當年我的本質,就是只是為了想要幫助自己,在學習的路上留下個記錄。而且透過這樣的方式,督促我鞭策自己學習。

 

好了,那從2005年的4月份到現在,這個本質它事實上是一直都在的。而我做這件事情,也一直幫助著我前進直到現在。

 

當本質沒有扭曲、當我永遠回到那個「本質」,我發現那一刻我進入了「平常心」。因為我不會渴望別人給我的讚美。

 

如果別人有很好,但是那是因為別人他想讚美我;並不是因為我要別人的讚美而做這件事。

 

然而呢,我也不會過分的,就像是打雞血自我激勵一樣,拼命的讚美我自己。因為我也只是做一件,我本來就「應該」做的事,而這件事情歸根究底,它最徹徹底底的部分,就是幫助我自己學習跟前進。

 

那請問如果我真心的要學習跟前進,有人在乎、沒有人在乎、我自己感覺如何?其實那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做這件事,有沒有回到「本質」;叫做幫助我自己前進。

 

所以喔到了現在,我對於「平常心」的理解,似乎是有一點平淡、有一點乏味,好像不太符合領導跟管理的激勵法則。然而它很神奇的一點是,表面上雖然是如此,可是我此刻內心無比的平靜。

 

然而我的動作,又可以如此的堅持下去,而這一份堅持是毫不費力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我也不再去指責任何人,包含我自己。有什麼好指責的呢?

 

別人喜歡聽,他給你點個「讚」,謝謝他;但是那是他想做的事。別人他不點「讚」,別人甚至於覺得我講的狗屁不通,甚至於沒有給我任何的關注。

 

那請問一下,我做「有聲書評」、我做這些內容的本質,是為了這些嗎?顯然不是,永遠回到「本質」。

 

甚至於我不會指責我自己,在這麼多年前開始做這件事情,那為什麼這一件事情,在社會大眾裡面的認同、注意的焦點,還有整個桂冠;為什麼沒戴在我頭上?

 

其實當我開始從這牛角尖,鑽下去的時候,你幾乎都可以預料的到,我一定會指責我自己。

 

然而真正的「平常心」就是不渴望讚美,也不輕易指責任何人;它只是回到本質,做他該做的事,如此而已。

 

就好像是日出日落一樣,一個再怎麼樣壯闊的日出,大自然也只是做衪該做的事。衪從來不會去在乎,到底有多少人讚嘆這一次的日出。

 

然而,這世界上最絢麗的日落,也不會因為人類對衪的讚頌,對衪的讚嘆少了,大自然就指責任何人;大自然只是做衪「該做的事」。

 

所以,漸漸的我發現這幾年下來,我很少告訴別人、也很少告訴自己「平常心」這三個字。我反而取而代之的是,蠻常說這六個字;這六個字就是「該怎樣,就怎樣。」

 

或許它乍聽之下,好像很沒有同理心、好像很不溫暖。但是事實上,當我們一切回到本質的時候,我才真正懂什麼是「平常心」、什麼是寧靜致遠。

 

希望今天的分享,能夠帶給你一些啓發與幫助,我是凱宇。

 

如果你喜歡我製作的內容,請在影片裡按個喜歡,並且訂閱我們的頻道;別忘了訂閱旁邊的小鈴鐺,按下去,這樣子你就不會錯過,我們所製作的內容。

 

然而,如果你對於啟點文化的商品,或課程有興趣的話;我們近期的課程,是在5月3號開課的『人際回應力』。

 

這一門課程會用有系統方法,讓你學會怎麼樣去理解別人的情緒,並且創造最好的人際連結。

 

在我錄音的這個時候,我們的名額已經在倒數了;所以我很期待,你能把握這難得的機會。希望我能夠在啟點文化的教室裡,見到你;謝謝你的收聽,我們再會。





標籤: 裘凱宇 , 自我覺察 , 自我成長 , 啟點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