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


【當有人勸你把付出當作「做功德」,小心!他正入侵你的心理界限】

2017-11-25

 

 

 

最近關於一例一休、勞動條件的爭議不斷,有人希望多些彈性,有些則渴望公平的對待,這中間的平衡需要時間微調。然而,相關的發言中,有一則新聞特別引起我的關注,為了避免斷章取義,我們先還原當事人的發言內容:

 

「我們照顧老人,可能薪水3萬多元,好像不值得,工作困難條件、環境已超過忍耐程度,愛心施展有一點困難,我在這裡要勉勵第一線照服員,把它當作『功德』台灣的社會理念、『做善事』的行為。」

 

這段話之所以令人感到失望,不是他說的話不得體,而是這背後隱藏的思維,叫人不寒而慄。

 

我和幾位從事照服工作的朋友討論過,他們表示這段話若翻成白話文,意思是:「沒辦法這個工作條件就是這麼差,薪水不高,但你可以累積到很多“無價”的福氣。所以乖,你應該知足,繼續付出,別吵了。」

 

當一個政府官員說出這樣的話,第一時間還沒發現有什麼不妥,代表它反應是一整個社會,在面對類似狀況時的直覺想法,即:

 

「如果我在實質薪資和勞動條件無法滿足你,就訴諸“意義感”調包你的真實需要。」

 

儘管這段話安撫的對象是照服人員,但他指涉的範圍絕對不止於此。長期以來,在台灣從事助人相關工作者,不論是社工、護理師、警消、醫療、輔導人員⋯⋯等,第一線在服務大眾的人員,常常是超時工作,機構的人力永遠不足。

 

加班不能領加班費,已經不足為奇,你若反應自己的身心負荷已達極致,無法再承受更多的案量,或想要休假時,長官還會跟你說:「你倒下(或請假),那些需要你幫忙的個案怎麼辦?你多承擔一點,就有更多人因此而“受惠”。」讓你陷入道德的兩難,把所有責任都扛在自己身上,不斷的自我檢討,永遠都覺得是自己夠優秀,才無法順利把事情完成。

 

但又有多少人了解,他們工作一天身上需要承載多少情緒負能量,那絕對不是錢可以消除的。可為何他們還是願意堅持?是因為會願意從事助人工作的人,大多都是體貼、配合度高、願意犧牲、懂得關懷的人。他們選擇善良,不代表有權力的人,就有破口可以踐踏他們的尊嚴。

 

只是諷刺的是,這一群一天到晚勸別人要「愛自己」、「照顧健康」、「注意安全」的助人者,卻往往是活得最心力交瘁、急需要被協助的人。

 

也許,有人會抗議賴院長的話其實是有下半段的,為何不看整個脈絡?好的,那我們就把下半段補上:

 

「真有碰到困難,希望衛福部也有機制解決,不要讓照服員在第一線獨自面對、獨自承擔,他只有兩種選擇:繼續忍耐或離開工作,這樣不好,這要隨時檢討、隨時調整,讓整個制度更加周延。」

 

這番話聽起來懇切,可如果你真的在體制工作過,你就會明白無論你寫了幾次公文申請經費、人力、裝備,得到的回應只會是「共體時艱」。換句話說,就是沒錢、沒人。

 

可讓我們冷靜下來想一想,現今情況哪一個不是一再「共體時艱」累積出來的?面對困難,若只是勉強大家一起過勞、情緒失調,進而再引發整個社會的骨牌效應(例如:醫療人員流失、家庭教養不足),問題真的會比較好解決嗎?難道不該回過頭檢視,讓一切失衡的真正原點。

 

古人說「治病抓病灶」,假使我們總是哪裡痛,醫哪裡,只會越努力越挫折。

 

我自己也曾在體制內工作,當時我服務的學校,專任輔導員人數遠低於法定標準。我一個人就要負責1000人以上的心理健康,這其中只要有1%的人,情緒有狀況,我就分身乏術了。還不論特別棘手被家暴、未婚懷孕、性侵、自殺的重案。每個星期上班,我都像賭徒般,想盡辦法讓求助的人不要超過1%,但在憂鬱症盛行的社會裡,這種數字是天方夜譚。

 

所以我退卻了,我成了教育界的逃兵。因為我發現退讓,無法讓問題消失,只是閉上眼睛,假裝一切安好。可也因爲逃開了,我才看見「界限」的重要。

 

當你接受一份不合理的要求,甚至在內心默默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轉化成意義感的追求,例如:「只要看到病人的笑容,這一切就值得了」、「知道個案後來活得很幸福,我的付出就有價值」⋯⋯,這些聽起來「揪甘心」的話語,其實是惡性循環的開始。

 

那些掌握資源的人可以藉此說:「你看以前的人都願意多做一點,哪像現在的人計較這麼多。」一頂道德的帽子就扣在你身上,成了一種無形的壓力,讓你不得不順從、配合。那些不願意被摸頭,堅決反對的人,會被當成異端,排拒在外。沒有人去討論什麼是合理的對待,只有不斷的伸腳踩下一個受害者的底線。

 

一天又一天,一遍又一遍,在這樣環境底下服務的人,心理界限早就被踩得柔腸寸斷,每個人都是受害者,也可能是加害人。忽略內心的感受,一昧地配合環境的要求,只會讓這個結構更加的失衡,難以鬆動。

 

是時候該停下來,拒絕再退讓了,通往地獄的路,往往是善意鋪成的。唯有你懂得堅持該有的界限,你才能分辨出誰是真正尊重你的人,而不是要你單方面「顧全大局」。勇敢地捍衛自己的界限,絕不是自私和冷酷,而是你不想再看到更多人因為姑息而犧牲。

諮商心理師  楊嘉玲 





標籤: 衝突 , 溝通心理 , 楊嘉玲 , 自我覺察 , 心理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