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 人情冷暖


【你正在被軟土深掘嗎?~從旅日球星的新聞中,我們可以學到的事】

2017-11-25

 

這兩日,旅日棒球選手陽岱鋼家族的紛爭,鬧得沸沸揚揚。有朋友問我,像這樣的家族裂痕是不是無可避免的?只有其中有一個人比較厲害,周遭其他的人就會自動失能,等著被照顧?由於我對這位棒球投手的背景不甚了解,無法針對這件事情發表評論,但我相信類似的心情很多人都經歷過。

當你透過自身的努力,好不容易贏得名聲、地位、財富或專業,卻被身邊的人視為理所當然,好像你會英文就得免費翻譯、有錢要慷慨贊助、有粉絲要大方代言宣傳,如果不這麼做,就會被貼上自私、小氣的標籤。完全不在乎你付出多少心血,才有今日的成就。

陽岱鋼的新聞,讓我想起了一個真實的案例《不能說「不」的提款機大哥》

阿榮出生在一個大家庭中,是長子也是長孫,底下只有一個弟弟,其他都是妹妹。阿榮遺傳到爸爸的勤儉、認真,很早就離鄉到臺北打拚,成家立業之後,有了自己的一個小家庭。但弟弟從小就好大喜功,一心想賺大錢、做頭家,創業數次,最後都賠錢收場。即便如此,依舊沒有澆熄弟弟的發財夢。只要聽到什麼好康,就會轉頭向爸媽尋求資金。

但爸媽早已年邁、身上也沒有積蓄,都是靠阿榮奉養,才能有安穩的老年生活。儘管知道小兒子有許多不良紀錄,兩老仍希望小兒子能儘快像哥哥一樣結婚生子。因此,他們經常代為開口向大兒子借錢,希望他這個做哥哥的可以幫弟弟一把,但每一次都慘賠,先前的錢也拿不回來。

阿榮曾拒絕弟弟的借款,但只要爸媽繼續苦苦哀求,他便會心軟。就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縱容,換來的卻是自己的孩子沒辦法好好的就學,很早就得出外打工,而龐大的經濟壓力,也把他壓得喘不過氣來,到最後罹患憂鬱症,選擇提早結束生命,還被親友說不負責任、太自私,丟下家庭就走。這麼荒謬的邏輯,卻不斷在你我身邊上演。

難道能者的下場一定得過勞嗎?或者為了不讓自己負擔這麼大,就繼續保持平庸嗎?以免別人眼紅想分一杯羹?

面對這種處境,你需要的不是向旁邊的人證明自己已經承擔了多少責任,而是堅定的確立自己的「心理界限」。

在台灣的教育中,我們很少被鼓勵去認識自己的需要與限制,並清楚地說出來。往往都是活在別人的期待中,滿足眾人的盼望。明明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卻因為各種原因或他人眼光,做出違背自己心意的事情,讓自己不斷地受傷。總是為了「做好人」,而放棄「做自己」。

但「退讓」,通常伴隨而來的不是更多的「尊重」或「互惠」,而是越來越多的「不得不」與「勉強」,當心理的意願沒有被重視時,你的內在會被擠壓,接著變形。時間一長,你要不是討厭自己,要不就變得憤世嫉俗,到最後受傷最重的還是自己。

捍衛自己的心理界限,就是明確的告訴對方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它並非是全有全無,只有「幫」或「不幫」的選擇,讓自己落入是不是太過自私的糾結中。

而是你很清楚的區分出,怎麼樣的條件能幫?以及能幫到哪裡?

換言之,承認自己的限制,是設立心理界限重要的第一步。不要因為別人加諸在你身上的光環,承擔了不必要的責任。

回到新聞事件中,不論這對棒球兄弟是否有財務往來,當他們可以把事情攤在檯面上來談,表明自己的立場,清楚說出自己的原則,就不容易人云亦云,讓自己陷入父子騎驢的窘境中。

記得,你可以不計較,但對方不能理所當然。否則「軟土深掘」的下場,就會像阿榮一樣,到最後賠上珍貴的性命。

回到你身上,如果你發現自己在一段關係中,必須透過他人的肯定或存在,才能建立自我的價值,並且經常壓抑自己的需要,以符合對方的期待,總害怕自己會成為自己或不合群的人。那麼是時候停下腳步,好好地檢視自己的界限是否太過模糊與糾結?

你的體貼與善良,應該留給真正懂得珍惜你的人。

 

文:諮商心理師  楊嘉玲





標籤: 楊嘉玲 , 心理 , 自我覺察 , 溝通心理 , 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