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 人情冷暖


【自由相對論】~你的輕鬆是拿希望去換的嗎?

2017-06-16

 

一個年輕的朋友問我:「有沒有什麼溝通絕招或秘密武器,可以讓父母停止干涉孩子的生活?」他實在是受不了爸媽成天的嘮叨、管東管西,連吃個鹹酥雞都要詛咒他得病。

我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反而跳tone的先問:「你現在還跟爸媽住在一起嗎?」

朋友聳聳肩、一派輕鬆地說:「對啊!這樣比較省生活費。」

「那你現在的工作是?」

他秀出外套下的制服,挺驕傲地回答:「我在這間連鎖咖啡店兼職,福利還不錯,工作也挺有趣的。」

聽完他的回答,我接著又問:「你接下來有什麼計畫嗎?轉正職?當挑戰管理職?還是保持目前的生活?」

他皺著眉,咬了咬嘴唇,搖搖頭說:「我只想兼職就好,不想要被工作綁著,保持自由,這樣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工作應該要為生活服務,而不是生活為工作效勞,不是嗎?」語畢,他驕傲的抬起下巴,彷彿自己活出了陶淵明風範,誰說人一定要為五斗米折腰。

我點點頭,理解了他的邏輯,可也瞬間明白為何他的父母會讓他心煩。

不過,依我看來,短時間內,他的問題是不可能會有解藥了。

因為此刻的他,對於自由的理解,仍舊只停留在“時間”的長度,而沒有意識到“空間”的寬度。

他覺得可以自己決定上下班時間,不用負擔管理的責任與加班的風險,是一種對生活的掌控。

卻沒有發現這般“輕鬆”的日子,是他拿“希望”去換的。

因為住在家裡,所以他還能像個孩子般,不需要負擔家務、日常花銷,但他得承擔爸媽不會把他當作真正的大人看待,抱怨和碎念是必然的結果。他對這個家沒有具體的貢獻,自然沒有發言權。

他得放棄良好溝通的期盼。

因為兼職打工,所以他可以保持旁觀者,不用承擔公司的營運壓力,但他得接受主管不會對一個游離者委以大任,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是必定的下場。他對公司沒有向心力,自然沒有影響力。

他會損失成長磨練的機會。

因為不下承諾,所以他可以維持距離,四處嘗試體驗,做任何決定只為了好玩,不需要思考太多的後果、歷經蛻變過程中的辛苦。但他得負擔時間流逝的成本,健康的耗損與日益僵化的身體。他對生命沒有渴望,自然沒有驅動力。

他無法體會喜極而泣的眼淚。

他得放棄對未來的想像,才能把自己凹進現實的小方盒中。

他保有了一小寸的自由,卻失去了一大片的可能。表面上看似無拘無束,可是底層卻撐不起任何的意外。

但這些話,我不急著告訴他,畢竟我自己也花了很多年,才明白一個人唯有在財務獨立後,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不需要為生存妥協。

自由雖然不是錢買得到的,卻會因為錢而賣掉。在某種狀態下,被迫接受一個自己不喜歡的選項。就像他基於經濟考量住在家裡,勢必就得犧牲一部分的清淨,忍受不舒服的互動。

相反的,搬出來住,得承擔較大的生活壓力,付出更多心力在工作上,但能擁有更多個人的空間。

究竟是犧牲一部分的物質,換回多一些的尊嚴值錢?還是忍耐一下叨念,省下龐雜的支出划算?這個問題,我無法替他回答。

但如果他堅持溝通不良的起因是爸媽,並且把改變的責任放在爸媽身上時,他就住進了被動的牢籠。

最後,我拍拍他的肩,跟他說:「你問題的解藥不在於溝通技巧,而是你準備長大了嗎?」

他一臉狐疑的看著我,期待我更多的解釋。可我只是輕輕頷首,送他一抹微笑。我想有天他足夠成熟了,自然會了然於胸。

希望終有一天他能明瞭自由的真諦,不在於時間的長短,而是選項的多寡。    

文:諮商心理師 楊嘉玲





標籤: 楊嘉玲 , 心理 , 自我覺察 , 自我成長 , 溝通心理 , 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