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 人情冷暖


【別讓你的優秀,阻礙了明天的成就】

2017-05-21

 

三個月前,在一次出遊的過程中,巧遇了一隻親人的貓咪。

 

那天,剛好寒流過境,可能是太久沒有進食,他跑到我和友人的跟前,擋住我們的去路,用最後一絲力氣,發出微弱的嗚咽聲,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直盯著你瞧,叫人好不心疼。我只好把背包僅存的“米香”撥了一點給他,看他願不願意吃進肚。

 

也許是真的餓昏了,他毫不遲疑地就吃起我手中的零食,吃完了還不斷地舔我的手掌,珍惜殘餘的糖漬,因為說不定下一頓飯會是五、六天後。

 

看著他瘦弱的身軀,實在不忍心讓他繼續在大雨中發抖,只好牙一咬,就把他撿回家了,並喚他「米香」。

 

幸運的是,米香的個性相當溫馴,無論你怎麼熊抱、撫摸、捉弄他,他從不出爪傷人,頂多咕噥幾聲,要你別抱太緊。也不會亂抓傢俱,破壞物品、很愛乾淨,堪稱喵星界的模範生。

 

只是米香有一個小小的缺點,讓我十分困擾。由於長年流浪在外,三餐不繼,任何一點飢餓的感覺都會讓他感覺到恐慌。因此,只要家裡一出現食物,他會像失了控列車,朝你加速前進,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食物叼走,防不勝防。

 

以至於我每回做菜都要像防賊般,把做好的料理藏到房間,絕對不能大喇喇的放在餐桌上,任由他掠食。

 

但畢竟人貓殊途,攝取太多人類食物無益於他的健康。我只好一次次的制止、管教,希望他能慢慢學會新的規矩,讓人和貓都能在同一個屋簷下,安穩的生活著。

 

只是,在重新建立他對食物安全感的同時,我也在思考,對米香而言,這樣的訓練過程,會不會讓他非常錯亂?

 

以往,他優越的跳躍力、靈敏的嗅覺、矯健的身手,讓他可以在荒郊野嶺中存活下來。若不是有這些重要的生存能力,他很可能無法在殘酷的環境裡長大。

 

可是,為什麼同樣的能力,到了這個家,卻變成是一種束縛?甚至造成不小的麻煩呢?

 

想著想著,我想起了一個學員。

 

她是一個很優秀的年輕人,一個人離家到台北工作,從事完全陌生且高壓力的業務工作。從未有銷售經驗的她,必須很快的了解遊戲規則,並且適應空中飛人的生活,穿梭在各大機場中。

 

獨立和俐落,成了她最好的行李,陪伴著她征戰一個又一個商場。也帶給她豐碩的成績,贏得公司的信任,被拔擢到主管的位置。

 

只是同樣的她,換了一個身份後,原本的犀利與效率,變成是壓力的來源。部屬覺得她嚴肅,害怕跟她說話,可她卻期待自己是一個好主管,能幫助大家解決疑難雜症,無須重蹈她當年的辛苦。可是越認真,反彈越大。

 

她很衝突,不理解為何當初讓自己獲得成就的方法,如今變成阻礙她的原因?

 

我花了一點時間讓她了解,並不是她的能力有問題,而是「彼時今處」。

 

當年她花了不少功夫,練就獨來獨往的本事,可以不依賴任何人,便完成指定的任務。可如今,她的工作卻得仰賴眾人的團結與分工,才能拼出更大的版圖。這時,太過敏捷的身手,反而失去了連結的機會,讓人無法靠近。

 

畢竟關係要建立起來,往往得建築在需要之上。當你覺得自己對某人沒有太大的價值時,你就不會想要保持牽連。

 

於是,能力太好的人常常會覺得孤單,因為他們總忘了留下入口,讓人可以走得進來。

 

需要與被需要,就像兩人三腳,得同時並存,關係才能往前走。

 

沒有一種能力是放諸四海皆行的,就算是再難能可貴的才華,也會有失靈的時候。

 

適度的調整是無可避免的,那絕對不是因為你做錯了什麼。就像米香得學會有屋簷的家和風吹日曬的街頭,生存姿態是不一樣的。這和他好不好無關,而是對於所處的脈絡,有更大的了解。

 

所謂的彈性,說穿了就是一種對外在環境的臣服。

 

怕的是我們老是面對著過去,背對著未來。讓曾經攻下的山頭,成為將來阻礙自己的理由。

 

一如在學校學業優異的學生,出了社會不一定能適應良好,因為對標準答案的執著,很可能讓他們忘了怎麼思考。

 

當你執著於於往昔的優秀,你就長不出明日的卓越。聰明和智慧的差別,在於能否看見更多的選擇。改變,不是因為你不夠好,而是你想要繼續保持快樂。 

 

文:諮商心理師  楊嘉玲  





標籤: 人際關係 , 自我覺察 , 心理 , 楊嘉玲